清华大学经管学院 Libra在毛坯房中前途未卜,但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 Libra在毛坯房中前途未卜,但

时间:2020-02-05 01:4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地区

北京 上海 广东 陕西 湖北 浙江 江苏 四川 天津 山东 河北 安徽 湖南 江西 重庆 贵州 云南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河南 山西 福建 广西 海南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内蒙古 西藏 学费 10万以下 10-20万 20-30万 30-40万 40万以上 搜索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Libra在毛坯房中前途未卜,但全球数字货币竞赛已开始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2020-01-16 浏览量: 1648

【MBA中国网讯】 丑闻缠身的Facebook一直在刷新利润纪录——最近一个季度的利润达61亿美元。显然,Facebook不缺钱。但在美国加州门洛帕克园区,Facebook的办公室都还是“毛坯房”:钢梁在头顶纵横交错;管道系统和通风管从胶合板墙面穿出;照明、火警线路悬在棚顶,所有结构一览无遗。看起来像是未完工,或是马上就要关门大吉了。其中,52号大楼就是Facebook大胆孕育出数字支付项目Libra的地方。Facebook想利用区块链技术创造一种锚定美元、欧元还有日元等一篮子国际货币的新型货币。这种货币将使Libra成为不同于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的存在,并可用作全球范围内的交易媒介。但从去年夏天开始,Libra项目就招致了一连串的负面新闻,就算其选择放弃,甚至连带这座“毛坯房”一同夷为平地,也都在情理之中。但扎克伯格经常挂在口边一句话:Facebook大业仅完成了区区1%。最终,他们选择了“继续施工”。

赛道险阻

Facebook曾说服20余家公司加入Libra协会。其抛出的卖点是:该协会成员将持有这种国际货币的股份,该货币可以将金融服务扩展到全球17亿“无银行账户”人口,从而消除开展电子商务的一大障碍;就一般情况而言,该货币能显著缩减资金在全球的流动难度和成本;最重要的是,倘若置身事外,众多公司将错失良机。但在没有启动之前,该项目就引发了一场国际风暴。不祥之兆很早就出现了。去年春天,曾任贝宝公司总裁的Libra项目操盘手大卫·马库斯向美国财政部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兜售他的数字货币愿景。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聆听完马库斯对早期设计的详尽描述之后,即刻给出了他的看法:“我讨厌关于这种货币的一切。”6月,Libra计划正式宣布,铺天盖地的质疑声顷刻将其淹没。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这“严重关切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等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文称, “Libra几乎没有任何地位或可靠性。”印度最高经济官员对Libra的可行性亦是嗤之以鼻。法国经济部部长布鲁诺·勒梅尔称 “Libra是对国家主权的威胁”,并在欧盟率先禁止这款货币。截至去年10月中旬,7家最大的Libra协会潜在参与者,包括支付巨头Visa、万事达、贝宝和Stripe等公司,均因担心招致监管当局的敌意而宣布退出。监管机构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再加上Facebook对于许多问题没有充足的准备,更加剧了事态的严重性。

其中一个主要症结是:Libra该如何遵守客户背景审查和反洗钱法律,以防止被滥用?众所周知,Facebook不愿也无力监控其媒体平台,又何来底气能监管这种新型货币?尽管安全专家告诉《财富》杂志,在网络设计层面,通过Libra跟踪资产流向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但质疑者并不信服。“Libra很可能成功——在为恐怖主义、毒贩、人贩子,尤其是逃税提供便利方面。”

众议院资本市场委员会主席、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布拉德·谢尔曼说。还有批评人士认为,Libra对全球金融稳定亦构成威胁。面向28亿Facebook用户的Libra币,很可能削减美元和其他法币的地位,并危及世界各国央行的主权。最为众人恼火的是,Libra协会将授权一个由私营企业代表组成的委员会,对Libra锚定的货币篮子构成进行调整。“一想到一个全球财团有可能拥有如此大的权力,我就不寒而栗。我对人类没有什么信心,除非你聘请耶稣来管理他们。”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经济学家戴维·安多尔法托表示。

图片来源:ALEX WONG—GETTY IMAGES

2019年7月16日,Facebook公司负责Calibra项目的大卫·马库斯在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出席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召开的一场听证会。

继续前行

去年10月23日,面对国会议员的一致谴责声,出席众议员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的扎克伯格如坐针毡,自己也承认“真的不知道Libra能否顺利运行。”尽管这么说,Facebook及其盟友仍在前行。Libra协会现仍有21家公司、初创企业、风投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成员。Uber、Lyft、Spotify、电信跨国公司沃达丰和加密货币经纪商Coinbase都参与其中。协会表示,他们仍然希望在2020年正式推出Libra。作为Facebook旗下专注于Libra数字钱包的Calibra公司负责人,马库斯在接受《财富》杂志专访时也表明乐观态度:“我是那种总能看到瓶子里还有半瓶水的乐天派。”他把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显得非常轻松。“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世界各地的数字货币。倘若我们不参与其中,要想在建立数字货币的正确框架方面取得进展,可能就需要花费更长时间。”他说。事实上,自从Facebook陷入麻烦以来,全球的电子货币竞赛就已经变得更加激烈。银行、科技公司和各国政府,都在积极备战数字货币试点工作。Libra遭遇的挫折或多或少也能为后来者铺平道路。与此同时,Facebook自身也承诺,Libra会根据反馈意见自我矫正。未来Libra或其他新货币将如何满足全球监管机构的要求?它们最终将以出什么样的形态呈现?Libra会成为一种适用于全球且价格稳定的电子货币吗?或是其他电子货币将抢先一步?为探究这些问题,《财富》杂志专门对金融和数字世界进行了一番调查。

1. 为何如此执念

在技术领域,有一个概念叫“平台风险”,即另一家公司或一种更新、更前沿的技术创新,可能会吸引或强迫既有用户离开,从而摧毁你的业务。Facebook的前产品经理、加密货币投资公司Bitwise负责人亨特·霍斯利表示,如果你想理解扎克伯格如何看待Libra,不妨回顾一下Facebook在2014年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的情形。彼时,Oculus和VR技术还远没有成为主流,虽然现在也不是。但它们确实有大获成功的潜在前景,这将对Facebook构成致命威胁:一旦世界开始通过VR聊天、“点赞”, Facebook在社交界的统治地位就会荡然无存。“历史上有许多公司都是因为没有足够快地适应新形势而轰然倒塌。”霍斯利说。而收购Oculus就是Facebook顺应形势的举措。2017年,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即这些货币赖以生存的数据库,变得不容小觑。

彼时,比特币和其他货币的价格开始步入上升轨道,并且延续了数月之久。领导层随即意识到,加密货币或与之类似的东西,可以助力Facebook进入它此前一直难以有所作为的金融服务领域。在Facebook,每个人都看到了中国的数字新贵,即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以及从阿里巴巴分拆出来自立门户的支付宝,他们是如何绕过传统银行体系,最终成为了深度融入人们日常生活的巨无霸。借助风头正劲的加密货币,Facebook也想实现类似的成就。整个2017年,当时还是Facebook企业发展部门初级员工的摩根·贝勒都在潜心研究区块链初创公司。她撰写了一份备忘录,试图让公司高层相信,Facebook拥有一个在业界占据领先地位的独特机会;如果他们坐视不理,Facebook或许难逃被颠覆的命运。贝勒最终说服了马库斯,也就是扎克伯格的高级副手,亦是硅谷最早的比特币追随者之一。

马克·扎克伯格在一场听证会上的座位。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马库斯表示:国际支付不仅让人不胜其烦,而且代价高昂,清算可能需要几天时间。不同系统不能交互操作。你越穷,反而付出的就越多。而基于区块链的方法恰能使Facebook绕过诸如支付卡发卡银行和汇款机构这类烦人的中间商,真正实现自由意志主义者的梦想——创造一种纯粹的、无国界的互联网货币。2018年5月,马库斯开始全职领导一个区块链团队;扎克伯格则遵循他的新年愿望,倾心研究隐私、去中心化系统和加密技术,而这一切,都是为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做准备。一年多后,也就是2019年3月,扎克伯格发表了一份以隐私为主题的宣言,承诺包括WhatsApp、Messenger和Instagram在内的许多Facebook服务将采用强加密技术。公众对这份宣言的反应集中在“消费者影响”上。但区块链专家还看到了另一面:这位极具权势的科技界领袖正在向他们的平台靠拢。加密货币初创公司Circle的首席执行官杰里米·阿莱尔表示,“扎克伯格认识到区块链技术不仅仅关乎数字货币,它还是构建信息交换大厦的基础设施。换言之,这是一个Facebook不能不参与其中的平台。”

2. 利从何来

对Facebook来说,Libra是一个创收机会,但其赚钱方式却和预想中大不相同。鉴于其大部分收入都来自广告,人们很容易将Libra视为Facebook利用财务数据而销售广告的渠道。加密货币Ethereum联合创始人、Facebook批判者约瑟夫·卢宾说:“如果他们找不到一种方法,将Libra信息与他们已知用户信息联系起来,恐怕就无法自圆其说。”但Facebook始终坚称,Libra用户的购买历史不会为Facebook的营销引擎提供支持。Facebook也不打算靠收费赚钱。

马库斯表示,在数字货币环境下,支付服务商收取的费用实际上将降至零,就像收发电子邮件或短信的价格一样。那Libra究竟靠什么成为Facebook的摇钱树呢?首先,Libra协会成员计划以红利的形式收取储备金利息。当这个储钱罐增长到足够大的规模,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会衍生出一大笔资金。Facebook的另一种盈利方式是让它的市场对广告商更有价值。理论上讲,在Libra主宰的世界,通过Facebook旗下应用程序购物将变得极其流畅。Instagram上看到喜欢的裙子,直接点击“用Libra购买”,从而跳过“请输入信用卡信息”页面。“转化率”的提高,将大大提升广告竞价。而经由Facebook提供转账服务,Libra也可以将自身融入世界各地的日常生活之中:想在国外交易免手续费吗?请使用Libra。想通过数字钱包接收即时支付吗?请使用Libra。想以折扣价在线听Spotify音乐,或者打个Uber、Lyft网约车吗?请再次使用Libra。最大的潜在影响在于新兴经济体。Libra协会董事马修·戴维指出:“它的意义并不在于让你的咖啡更便宜。”根据戴维的构想,只要手机在手,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全球金融体系。这将拓宽另一个商机:Facebook旗下的Calibra公司有朝一日可能会提供贷款业务。众所周知,这是金融服务业的主要利润引擎。

3. 血泪教训

由于Facebook当时正处于寻求投资阶段,马库斯以为将Libra消息公诸于众是明智之举,或许还能重新获得对新闻叙事的控制权。然而事与愿违。Facebook接连爆发的隐私丑闻、数据泄露和虚假信息让公众对这家公司产生反感情绪。马库斯说他只有一个遗憾:“如果能重来一次,我可能只会宣扬它到底是什么,即Libra是一种新的支付体系。”而不是将它定义为一种新型货币。“这种说法带来了许多本可以避免的负面反响。”他说。将Libra重新定义为一种支付系统,或将有助于项目重焕生机。贝宝于去年10月4日宣布退出,在一定程度上是监管压力使然。10月8日,两位参议员致信Visa、万事达和Stripe等有意加入Libra协会的大公司,要求他们重新考虑是否参与。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公司原本已经打算参加拟定于10月14日举行的Libra协会创立大会。但10月11日他们选择退出,援引理由就包括糟糕的监管环境。马库斯说:“考虑到他们承受的巨大压力,对这些公司的股东和利益相关者来说,这是一种正确的权衡取舍。”然而,一旦Libra获得监管机构批准,这些退出者就将重新考虑这种支付选项,或者重新加入Libra协会。马库斯认为,这些退出者拥有“自由的选择权,而不会承受任何压力。”正如贝宝的首席执行官丹·舒尔曼最近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所言:“也许以后,我们会找到恰当的合作方式。”

4. Calibra力量不容小觑

Libra仍然面临重重障碍,但这家公司还可以围绕Calibra建立数字支付业务。“那种认为Facebook不会推进数字支付计划的想法是非常愚蠢的。这里面蕴含的机会实在太大了,他们绝不会按兵不动。”数字资产管理公司CoinShares首席投资官梅尔乔姆·德米罗尔斯表示。Bitwise的霍斯利认为,Calibra首先可以跟贝宝、Visa或Stripe等传统支付服务商进行整合,使公司能够打出“任务完成”旗号。《财富》杂志采访的大多数加密货币专家和企业家也都表示,他们预计Calibra将与现有数字稳定币进行整合。其中一项合作很可能即将启动。《财富》杂志获悉,Facebook已就加入Centre联盟的问题和Coinbase 、Circle进行了秘密谈判。Centre是一个致力于铸造锚定美元的数字货币行业联盟。此外,Calibra也可能跟Gemini、Paxos和TrustToken等初创企业发行的稳定币开展合作。目前,稳定币几乎只用于加密货币交易,投资者将其作为现金等价物进行配置。但区块链倡导者认为,凭借币值“稳定”的特质,这些数字货币很有希望应用于未来的数字支付场景。加密货币钱包初创公司Abra首席执行官比尔·巴希特表示,由于这些数字货币只锚定一种货币,“从合规角度看,它们提供了一条非常清晰的路径。Facebook或许一开始就应该这样做,这有助于化解很多与主权相关的问题。”他说。

5. 数字货币竞赛的下一步

为获取货币发行绿灯,Libra有必要让监管机构相信,这不是私营部门想篡夺货币权力;它将足够稳定,不至于诱发一场全球金融危机。Libra协会自我证明的方式之一是,郑重承诺它将拥有充足的储备金。每一枚流通的Libra币都有与之等价的低风险资产作为后盾,这些资产包括各种货币和短期国库券。理论上讲,100%对等支持的储备金将使Libra不那么容易受到恐慌的影响。马库斯指出,如今人们使用的很多“钱”,比如支票、信用卡和积分,这些方式的储备金支持都远少于此。美国以外的其他监管机构也将对Libra的优劣做出评判。Libra协会表示,该组织即将向瑞士金融监管机构FINMA申请一张支付系统牌照。

更重要的是,由国际机构金融稳定委员会组建的特别工作组,将就“Libra等全球稳定币对金融稳定构成的风险”问题提交一份初步报告。美国财政部和欧盟也在进行类似的评估。这些机构开出的任何一张否决单都可能带来致命后果。但如果Libra获准发行,预计其将在特定国家小规模推出,而不是在全球范围内盛大启航。比如选择在一些对数字货币持友好态度的国家进行试点测验,瑞士、新加坡、东南亚和非洲新兴经济体都在候选国家之列。在美国本土,国会将对此拥有举足轻重的发言权。一些对科技巨头持怀疑态度的议员很可能坚守不妥协的立场。当被问及Libra的合作伙伴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他的担忧时,众议员谢尔曼大笑并反驳道:“苍蝇王能做什么?穿上一套新衣服上天堂吗?”但其他人则对这种试验持更开放的态度。议员帕特里克·麦克亨利表示,同僚们对主权问题的恐惧有点“换气过度”。他相信“Libra会启动,”并补充说:“我们不应该直接通过立法来决定一家企业的存亡。”等待监管意见的同时,Libra协会还在积极物色一名董事总经理,并打算将协会成员数量增加到100。虽然希望Libra能在2020年顺利启动,但马库斯也承认,“这事真不是我们说了算。”更严峻的问题是,如果Libra停滞不前,其他数字货币很可能会迅速取而代之。

据知情人士透露,退出Libra协会的贝宝正考虑启动其他数字货币合作项目。Square、Robinhood和SoFi等同类金融服务初创公司已经开始鼎力支持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如比特币。以摩根大通和富国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大鳄也正在测试锚定美元的数字货币。许多观察人士认为,谷歌、亚马逊、微软和其他科技巨头也会推出各自的数字货币项目只是时间问题,尽管他们迄今为止基本上都保持沉默。除了各私营公司屏息观察Libra要如何摆脱困境,各国央行也在紧锣密鼓地推出自己的相关项目。中国人民银行制定的数字人民币发行计划已破茧欲出。法国央行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开展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试点项目。由欧洲央行、加拿大央行和其他央行组建的特别工作组正在加快研发进度。今年夏天,即将离任的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呼吁创造一种像Libra 那样由一篮子国际货币支持,但由央行运营的“合成霸权货币”。所有的利益相关方,无论是私营还是公共部门,现在都心急如焚。毕竟任何一位商业领袖都知道,时间就是金钱。

图片来源:Zhang Gang/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编辑:胡艳会

(本文转载自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EMBA ,如有侵权请电话联系010-53572272)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news@mbachina.com,欢迎交流与合作。

+1

+1

收藏